企业文化
当个不拿枪的好战士!李凤崇:我在陈赓大将身边当汽车兵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10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是中国成立100周年,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也是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。无论是艰苦卓绝的战争岁月,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奋进路上,一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,许许多多员无惧困难、挺身而出、勇敢前行,留下了许多催人奋进、可歌可泣的故事。本报《口述史》版面今起走近我们身边的党员,通过他们口述的入党故事,感受那份初心如磐的坚守,以及矢志不渝的追求。

  江都区引江路41号,这里住着一位93岁的老人李凤崇。老人每天早起,身着保存崭新的绿色军装,沿芒稻河大堤,骑三轮车开始五公里的“拉练”。这是近三十年的部队生活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。

  这位有着70年党龄的老兵有着传奇的一生——少年时沪上谋生,一夜成为解放军;学成技术练就一身本领,贴身跟随陈赓大将;后又参加抗美援越,屡获表彰。如今,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,李凤崇依旧记忆犹新。

  1928年,我出生在江都邵伯镇昭关戚墅庙李家墩一个贫农家庭,家里一共五个兄弟姐妹,排行老二。我曾读过三年私塾,父亲不到50岁时去世,母亲生下第五个孩子后又撒手人寰。

  父母早亡,家里尚有兄弟姊妹需要抚养,1945年,16岁的我便跟随堂哥前往上海的一家私人汽车修理厂当学徒。

  在我小腿肚至脚踝的地方,至今都能清楚看到一道长长的疤痕,这正是我当年做学徒时一次被罚留下的。师傅手艺好,对学徒也格外严格,我又初来乍到,听不懂上海话,难免被教训。不过,一开始跑生计总是难的,为了填饱肚子,我不断给自己打气,告诉自己不要气馁。后来通过几次摸索,我便很快熟悉了师傅的脾气。“小赤佬,年纪不大,脑子灵的!”终于,我得到了师傅的认可,他开始对我倾囊相授。

  “为了填饱肚子,活着能有饭吃,就必须要学好技术,我要靠这门手艺活命!”这是当时我最简单的想法。在上海做工的近五年里,我不仅熟练地掌握了修车技术,还学会了制造小型机械。1948年,我就被招工进入上海五角场的501汽修总厂。

  当年的李凤崇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为了饱腹而学得的这一身的好手艺,竟还能成为日后在军营里安身立命的依靠。

  1949年5月初,距离5月12日正式打响的上海战役仅剩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整个上海都笼罩着战争前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息。本只想避难,机缘巧合下李凤崇却入伍成为了一名解放军的汽车兵。

  听闻“可能要打仗了”,我决定跟随师兄沈松焦和师弟董殿奎一道,先去往师兄的老家浙江绍兴暂避风头,等上海局势平稳之后再回来做工。

  可是这一路,交通瘫痪、一路颠簸,我们3人被辗转带到了浙江江山县,与逃难到此的501汽修总厂南京分厂的工友不期而遇。5月5日早晨,在江山渡口,我和这150多名工友又在半路遇到了解放军。南京分厂厂长熊师顺向解放军说明原委,“我们是进军南下的解放军,正需要大量技术工人,如果大家愿意,可以加入解放军,帮助部队修理汽车。”解放军军官这么一说,大家转忧为喜。经政审登记,部队为我们发了新军装,就这样,我一夜成了解放军。

  5月7日,包括我在内的汽修厂工人们被编成四个排,随部队开往江西鹰潭。经短暂休整,又从莲塘进入南昌。

  “小李同志,分给你的任务比较特殊,责任很大,就是跟一号行动,不能有半点马虎……”5月下旬,一位首长来汽修厂挑选修理工,他当时站在我面前对我说。想不到自己这身技术在部队能得到领导们的认可和重用,我心里狂喜不已,“是!”我赶紧回答。

  第二天,我就被分到了一大队(时四兵团司令部代号),负责检修美制大道奇卡车、中吉普、威利斯越野吉普、黑色轿车共4辆车。三四天后,我终于见到了这四辆车的服务对象。

  “小李同志,你是哪里人,在哪里学的汽车修理?”陈赓大将见到我后就与我亲切攀谈起来。我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的大人物竟然这样亲切。于是我便赶紧立正敬礼、大声报告:“首长,我是扬州人,在上海学过5年汽车修理。”他听后望着我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很好,我也在上海工作过,上海师傅技术好。”

  “部队正在南下,小李同志,汽修工具就是你手中的武器,你要当个不拿枪的好战士!”这是陈首长当年对我的嘱咐。“请首长放心,我一定修好汽车,当个不拿枪的好战士!”我挺直腰杆回复。

  从7月至12月,陈赓指挥四兵团相继解放了赣州、广州、梧州、南宁等十多座城市。李凤崇跟随陈赓从江西南昌一路驰骋、翻山越岭,见证了一座座城市的解放时刻。

  “汽修工具就是你手中的武器,你要当个不拿枪的好战士!”这是陈赓对他的嘱咐。

  1950年5月1日,四兵团直属机关召开庆功大会,100多人荣获“西南进军立功证”,兵直司令部技工组长李凤崇等10多位同志被记“大功”一次。

  1951年,陈赓入朝协助彭德怀指挥作战,从此李凤崇与陈赓分开。1952年,在一位老连长的推荐下,李凤崇光荣入党。再后来,他提干调入汽车团,首创“大修不过日、中修不过午、小修不过时”工作法,被评为“模范汽车连”。

  前有大道奇开路,我带着修车工具坐中吉普,一号首长和警卫参谋坐威利斯越野吉普,轿车尾随其后。那段岁月,让我至今回忆都充满兴奋。我还记得行军途中,时常遇到飞机扔炸弹,但陈赓将军谈笑风生。

  “此次大迂回穿插路程较远,行动上要快,大家要检查好车辆,如果不出问题,给你们记功。”1950年元旦前后,四兵团发起滇南战役。临行前,陈赓首长对车队司机嘱咐。转而,他又对我说:“小李,如果车辆一点问题不出,我给你记大功。”听到这句话的我可开心了,拍拍胸脯,坚定回答:“保证不出问题!”他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每到一地,我都精心检查保养车辆,时常忙到深更半夜,确保第二天无故障行驶。在前后50天内,四兵团追击前进1800余公里,解放了滇南、滇西广大地区。

  1951年,陈赓入朝协助彭德怀指挥作战,从此我与首长分开了。在我心里,早已经把首长当成了自己的长辈。解放期间,我们每天接触,首长那句“要当个不拿枪的好战士”这句话,也始终刻在我脑海里,激励着我。

  得知我们要分开了,我心里万般不舍。但是我也深深知道,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。我不仅进了军营,我还要入党,成为党员,我要做一名真正的“好战士!”

  1964年,随着北部湾事件的发生,越南战争全面爆发。李凤崇升为了副营长,受命带领一个营的士兵去往前线。战场上,他用所擅长的汽车知识,设计了一套用于隐蔽的战术。1966年回国,所带队伍里没有一人伤亡,也无一辆车损毁。

  战争的告捷,也让李凤崇完成了彻底蜕变——那个当年只为饱腹而懵懂入伍的年轻人,真正成长为一名为了国家的和平与稳定而战的军人。

  在前线,我负责战场上车辆运输和维修的工作。第一站,我们全营的士兵来到了越南的会安市。

  我至今都能记得,我们抵达的时候是晚上,整个会安灯火辉煌,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。可是当我们完成任务再次回到那里时,现场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,战争的毁灭速度快得让人心惊。当时,我们去的队伍里有不少是新兵,看到这一幕,许多人内心产生了退意。为了振奋士气,我和营长、教导员一起,找来了所有排以上的干部,我们三人带头用鲜血在战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并让所有干部一起签名,层层传递,我们希望,能将这股不胜不还的决心送到了每个人的心里。

  在战场不像在修理厂,不仅要看技术,更要看战术。为了保障运输过程中不被发现,我运用了我的专业知识设计了一套用于隐蔽的战术:一个班管6辆车,一个干部带一个班,一个班和另一个班之间必须相隔一公里以上。白天,我们的车队很少移动,到了晚上才会选择大规模转移。“大灯闪代表急行,小灯代表慢行,防雾灯闪的次数对应不同的天气,防空灯闪了代表空中有情况。”这些暗语,我至今倒背如流。

  1966年,我带领队伍返回,我的队伍中不少一人,不损一车,全员安全回到了祖国的怀抱。

  “我这一家,有3个军人5名党员!”如今,年过九旬的李凤崇,膝下儿孙环绕,四代人的大家庭和睦温馨。他的大儿子李江云和小儿子李江涛继父亲之后都分别入伍,大女婿也曾是一名军人。“没有就没有新中国”,这是李凤崇从小教育子女们的话。坚韧、自律、有党性,是整个家庭的家风。

  回顾老兵李凤崇这一生,他曾跟随汽车的车轮见证着中国的解放,又伴随着岁月的年轮见证社会的变迁。年少时为求谋生而精进技术,让他在军营谋得一席安生之地;后又跟随陈赓大将一路驰骋,耳濡目染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军人。“你要当个不拿枪的好战士”,首长的这句殷勤寄语,李凤崇用一生在践行。